《芳华》:无需想起,不会忘记网站首页当下时局

《芳华》:无需想起,不会忘记

简介上世纪70年代,中国西南地区某军区文工团,少女何小萍经过努力终于如愿入伍,何小萍的爸爸在接受劳改,妈妈带着她改嫁,她虽然对父亲有着无限的思念但也必须划清界限。文工团的“学雷

上世纪70年代,中国西南地区某军区文工团,少女何小萍经过努力终于如愿入伍,何小萍的爸爸在接受劳改,妈妈带着她改嫁,她虽然对父亲有着无限的思念但也必须划清界限。文工团的“学雷锋标兵”刘峰将何小萍从北京接到了文工团并带她进入了这个集体,刘峰是出了名的老好人,脏活累活都抢着干,可是这个集体里除了刘峰和室友萧穗子,其他人对天真又带着一点傻气的何小萍却不是那么友好。

何小萍领军装时得知冬装已经领完,只能等到有夏装再领。迫切想要拍一张军装照寄回家的她偷偷拿走了室友林丁丁的军装,本以为一周取回之后会无人发觉,结果照相馆将照片贴在了橱窗里,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。她们把何小萍的军装照翻了出来质问她,何小萍哑口无言只能接受大家的嘲讽。

萧穗子暗恋着队里的号手陈灿,穗子的好友,宿舍的舍长郝淑雯却和陈灿水火不容,见面就要斗嘴,穗子默默观察着他,靠近着他,沉浸在暗恋的甜蜜与激动里。这天,大家在泳池边发现了一件塞了海绵的衬衫,大家哄笑之余便讨论究竟衬衫是谁的。

一场大雨袭来,衬衫没人去收,就在何小萍排练完回宿舍的时候,衬衫不见了,大家便自然以为是衬衫是何小萍的,于是在走廊上质问她甚至要扒掉她的衣服,何小萍忍不住大吼,惊动了指导员,大家不欢而散。

1976年,三位伟人相继逝,时局斗转星移,许多人相继平反,包括穗子的爸爸。何小萍看到后,在这个对她充满排斥和不解的集体里,她只能在深夜暗自流泪,写信给远方的父亲,希望他也能早日平反与她团聚。刘峰在抗洪抢险里砸伤了腰,只能退到舞美组,政委给他争取来了进入大学的机会,而他却选择让给更加需要的人。

何小萍的爸爸在劳改农场去世,刘峰把遗物交给了何小萍并安慰和关心她,因为何小萍好出汗,没有男伴愿意和她跳舞,只有刘峰带着伤来做她的舞伴,刘峰成为了何小萍在这里唯一的光芒。

陈灿给女兵们听了自己弄来的邓丽君磁带,女兵们纷纷沉浸在这动人委婉的歌声里。林丁丁把磁带给了刘峰,刘峰听后大为震撼,感觉歌声就仿佛自己的心声,在意乱情迷之下他对林丁丁表面了自己的爱意却被人撞见,他们说林丁丁要腐蚀活雷锋,林丁丁又急又气,最后向保卫处举报了刘峰。

刘峰被带去接受调查后派去前线战斗,何小萍很不舍刘峰,当大家都对刘峰避而远之的时候,只有她选择来送走刘峰,看着他离去的样子,何小萍对这个集体彻底寒了心。在一次高原演出上,室友卓玛不小心摔伤了,只能让何小萍顶替,但是何小萍对此十分冷漠和不屑,无论指导员怎么规劝都不为所动甚至装病,但政委却将计就计,把何小萍打造成带病演出的模范形象,演出结束了,政委告诉大家,何小萍要离开文工团去前线医疗部队了。

1979年的中越边境,自卫反击战一触即发,何小萍和刘峰被命运的大手再一次编织在了一起。战争异常残酷,何小萍每天辗转在伤员之间,刘峰也徘徊在生死边缘,一次护送任务中,刘峰被打穿了大动脉,生命垂危,最后失去了一只臂膀,何小萍在战场上偶遇了来当记者的穗子,她嘱咐穗子帮她寻找刘峰的下落。

战争结束后,何小萍因为战场上的重创患上了精神病,刘峰来到医院看望她却发现她早已神志恍惚。文工团即将解散,大家都心智涣散,无心演出,陈灿摔伤了牙齿,穗子立马找到妈妈送她的金链子拿去给陈灿,让他做一颗新牙,求他不要转业,也是表达了自己的心意。

最后一场演出还是来了,是为战场上的伤员进行慰问,战友们震惊地发现何小萍坐在台下,一曲《沂蒙颂》响起,何小萍似乎被某种力量击中,本来无神的面庞上突然泛起了光,她跟着音乐晃动,随之走出剧院,在月光下和舞台上的战友们一起共舞……

穗子决定向陈灿告白,把情书塞进了陈灿的小号盒里,却得知陈灿和郝淑雯已经在一起了,黯然神伤的她只能等大家睡去,默默撕掉了情书,把这份情愫永远掩埋下去。

文工团解散了,大家都痛哭流涕,但也只能接受事实,刘峰回到文工团,在何小萍的宿舍里找到了她撕碎的军装照。多年过去,穗子考上大学后成为了一名作家,在海口的新书发布会上,郝淑雯偶然遇见了刘峰,他生活穷困,靠给人开车送书过活,但是车还被扣在了城管那里,刘峰受到欺辱之时郝淑雯出现帮他付了罚款,三人重叙了当年的情感。1995年,何小萍约刘峰返回云南的战友墓地,二人诉说了这些年来的苦涩,终于相依在了一起……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