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先俘获朱祁镇,为何要将妹妹嫁给他?英宗又为何拒绝?网站首页历史军事

也先俘获朱祁镇,为何要将妹妹嫁给他?英宗又为何拒绝?

简介宣德二年,朱祁镇出生,他的母亲孙氏母凭子贵成为皇后。朱祁镇生来头就比一般孩子大,看起来十分聪明的样子,他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,他的老爹朱瞻基将他抱在怀里,问他:“你以后当了皇帝

宣德二年,朱祁镇出生,他的母亲孙氏母凭子贵成为皇后。朱祁镇生来头就比一般孩子大,看起来十分聪明的样子,他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,他的老爹朱瞻基将他抱在怀里,问他:“你以后当了皇帝,能让天下太平吗?”朱祁镇信心满满,说:“能!”朱瞻基又问他:“如果有妨碍国家太平的敌人出现,你敢亲领六师征讨吗?”朱祁镇说:“敢!”

事实证明,朱祁镇是真敢!但这一场亲征,带来的却是天下的“不太平”,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土木堡之变”。

朱祁镇听信心腹宦官王振的谬言,将亲征当作儿戏,领着五十万大军,惨败于瓦剌区区几万兵马之手。他被杀人如麻的瓦剌人俘虏之后,在屈辱之中度过7年还能被平安释放。朱祁镇看起来幼稚无脑,也先到底是看上他什么,愿意留他一条命,甚至就后来将妹妹嫁给朱祁镇,希望帮助朱祁镇复位呢?

朱祁镇被俘虏之时刚刚23岁,他手无缚鸡之力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。但朱祁镇被俘虏之后泰然自若,没有露出贪生怕死的神情,和也先的人熟悉了之后,人们又发现他是一个非常亲和的皇帝,这让朱祁镇在也先部中赢得了一个好人缘。

史料之中记载,朱祁镇和看管他的瓦剌士兵之间关系良好,这些人和朱祁镇待久了之后都将朱祁镇视为朋友。也先的弟弟伯颜帖木尔特别敬重朱祁镇,每次朱祁镇遇到生命威胁的时候,他都会帮朱祁镇说话,能在关键时刻保他一命。伯颜帖木尔甚至多次提出要将朱祁镇释放,还和他保证以后一定会帮他争取皇位。没想到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小皇帝,竟然能以人格魅力在敌军之中保住自己一条性命。

而敌方的首领也先,在面对人畜无害的朱祁镇时,也在思量下一步应该怎么做。

也先的父亲脱欢统治了蒙古的东部地区,也先继承父亲首领之位后,又先后征服了女真及朝鲜。也先刚开始的目标并不是明朝,他对外称自己是“大元的忠臣”,要恢复大元皇帝的天下,但也先家族并非黄金家族出身,从他祖父开始,就一直在觊觎“黄金家族”的位置。脱欢费尽心思统一蒙古之后,想要自称可汗,却没人服他,最后共立黄金家族的脱脱不花上位。后来东西汗廷长久对立,明朝谁都不帮,而是在里面搅浑水,坐收渔翁之利。也先明白只要明朝在,他就不能彻底铲平脱脱不花,所以他刚开始的目的是将明朝搞的顾此失彼,与此同时和脱脱不花进行决战,让自己家族代替“黄金家族”。

1447年,也先提出了南征,求“大元一统天下”,脱脱不花和知院阿剌对他的想法清楚的很,但碍于也先的势力,勉强应承下来,一直消极迎战。只是也先万万没有想到,明朝的军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五十万大军啊!竟然就这样被一举歼灭。朱祁镇是意外收获,至于那些财宝、军粮、兵马……也是也先的意外惊喜。

脱脱不花一看朱祁镇被俘虏了,马上兴奋起来,他带着军队从辽东赶来和也先汇合,希望可以一举拿下北京,让大元“还于旧都”。也先却犹豫了,他抓来的人,凭什么给脱脱不花占了便宜呢?脱脱不花和也先产生分歧,知院阿剌部损兵折将,更是不想趟这浑水,开始消极怠工。三人这一闹,就错过了攻打北京的最好时机,等也先反应过来,一个人跑到北京绑着着英宗要挟已经晚了,于谦那边已经布防完备了,也先损兵数万,不得不带着英宗撤回。

时局变得太快,时机稍纵即逝。经历了北京保卫战之后,也先手下大将大多主张和明朝讲和,当时瓦剌下层百姓也因为积年征战民生凋敝。也先立刻转变策略,他想要将英宗送回去,只要英宗和朱祁钰两个人掐起来,明朝内部损兵折将,对他不会有威胁。也先思量再三,对英宗提出了将妹妹嫁给他的意愿。也先此举无非是想以后朱祁镇回去做了皇帝,他可以得到贡市和赏赐,将来他想要和脱脱不花争夺,也指望朱祁镇能够站在他这边。

也先本想着朱祁镇命在自己手上,而且自己一直对朱祁镇优待有加,朱祁镇应该不会拒绝。但也先料想错了,明朝朝廷和朱祁镇对他的提议并不赞同。

北京那边,朱祁钰和于谦反对和亲的态度强硬,不愿在此事上和瓦剌多作交涉。于谦一直强调对瓦剌人随时警惕,不得听信哄诱之言。而朱祁钰除了受到于谦强硬民族政策的影响之外,也害怕英宗在和亲之后回来夺位。朱祁钰对朱祁镇归来的抵触是非常明显的,他一直想要完全断绝和瓦剌之间的联系,任由朱祁镇自生自灭。而朝中众臣反复上奏希望能够和瓦剌言和,将太上皇迎回北京,朱祁钰迫于舆论压力才派遣了低品阶的官员前往瓦剌议和。

而朱祁镇这边对于也先和亲的提议是怎么想的呢?明英宗知道50万大军因为自己的刚愎自用毁于一朝,他不仅仅是这个国家的耻辱,也是整个大明朝的耻辱。明英宗在瓦剌多年一直不卑不亢,就是给自己留最后一点自尊,不想自己在史书之中成为一无是处的千古罪人。

所以在瓦剌,朱祁镇的很多言行都和从前大相径庭,他保护自己随从,杀掉喜宁,收拢人心,说明朱祁镇已经渐渐成熟,在瓦剌不断反思自我。英宗在瓦剌期间如此珍视自己的名誉,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接受也先提出来的和亲要求。更何况,英宗在明知朝中众人反对和亲的情况之下,私自同意也先的可能性是很小的,他这般给自己抹黑,回到北京更是遥遥无期

朱祁镇迎娶瓦剌女子并且生子的史料,多见于野史之中。历史上的他并没有明媒正娶过也先的妹妹。而也先希望看到的朱祁钰和朱祁镇的大战果然还是爆发了,只不过那时候也先已经早走一步,再也看不到了。

Top